365betapp

HOME > 研究成果 > 时评
时评 COMMENTARY
1919年:东亚现代史上的重要节点
陈鸿斌 2019-03-22

    今年上半年先后是朝鲜“3·1”独立运动和中国“五四运动”100周年的重要年份。对东亚现代史来说,这是两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要节点。

    日本从1910年吞并了朝鲜半岛,在那里实行殖民统治。朝鲜人民被剥夺了言论、出版和集会等自由,不甘心当亡国奴,从被吞并之日起,在日本宪兵的严密监视下,朝鲜人民开始了长达35年之久的独立复国运动。

    1919年3月1日下午,一名学生毅然走上首尔市中心的汉江公园高处,高声朗读其事先准备好的《独立宣言》:“今天我在这里庄严宣布,朝鲜是一个独立国家,朝鲜人民是自由的人民!”最后他振臂高呼“朝鲜万岁!”这位学生演讲之际,那里聚集的听众居然多达几十万,并报以极为热烈的掌声,予以坚决支持。

    这显然是事先经过了缜密的安排,当晚另一名独立运动的发起人也坐船抵达东京,在下榻的朋友住处连夜印刷了200份日文版的《独立宣言》,并于次日分别邮寄给时任日本首相原敬和众多政客、学者、媒体及大学等。此举最终导致朝鲜全国在两个月内,爆发了有200多万人参加的反日示威,而当时朝鲜半岛人口仅为2000多万人。此举遭到了日本殖民当局的严厉镇压,至少有数百人因此而丧生。其实在此之前,一名在日本的朝鲜留学生已于当年2月8日在东京的神田发表了《独立宣言》。

    朝鲜独立运动爆发后,在面临日本虎视眈眈的中国,立即引发了强烈反响,中国人民理所当然地予以热情声援与支持。北京、上海、天津、湖南、山东和东北等地的报刊纷纷发表报道和评述,《新青年》《湘江评论》和《东方杂志》以及《民国日报》等当时具有重大影响力的媒体,持续报道该运动的进展情况和日本对该运动的残酷镇压。

    孙中山先生给予朝鲜独立运动一如既往的支持。当他得知该运动爆发后,立即呼吁承认朝鲜独立。当年4月11日韩国临时政府在上海成立,并急需外交承认之际,孙中山领导的南方护法军政府成为其唯一的支持者。此外,陈独秀、李大钊和毛泽东等人也纷纷撰文评述该运动的重要意义。1921年3月,毛泽东还在长沙组建了中韩国民互助社,以实际行动支持朝鲜独立。随后则是当年7月中国共产党在上海诞生,这是中国现代史上的重大事件。

    从国际大环境来看,1919年也是一个重要年份。随着第一次世界大战在1918年硝烟散尽,1919年1月下旬各战胜国在巴黎召开和会,讨论战后安排问题。德国是一战的战败国,中国在该和会上理所当然地要求收回德国在中国山东的所有权益。但是作为后起的军国主义国家日本,为了实现其所谓“扩大生存空间”的野心,对拥有广袤国土、一水之隔的中国觊觎已久、垂涎欲滴,早在一战初期就拟定了接管德国在山东各项权益的计划。由于当时中国军阀混战,整个国家犹如一盘散沙,导致帝国主义的江洋大盗都对中国各怀鬼胎。

    弱国无外交,中国虽然以“战胜国”名义参加了巴黎和会,但却未能争回任何权益,德国在山东的各项权益几乎悉由日本接管。这一消息传回中国国内,强烈义愤就像火山一样在全国爆发,各地纷纷举行集会,表示强烈抗议。当年5月4日,北京爆发了大规模的学生示威游行,3000名学生集会于天安门前,他们高举着“取消二十一条”“誓死争回青岛”等标语牌,并集体高呼“外争国权、内惩国贼”“拒绝签署和约”和“抵制日货”等口号。但其时的北洋政府在帝国主义的唆使下,镇压了这场爱国学生运动,于6月3日和4日在北京逮捕了1000多名学生。

    卖国政府的这一无耻行径,引发了全国人民的强烈愤慨。由于工人阶级义无反顾地支持了学生的爱国热情,使这场运动在学生被逮捕后立即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6月5日,上海日本纱厂的6000名工人首先举行罢工,接着上海金属、运输和市政行业的六七万工人先后举行大规模罢工,随后这一运动席卷各地。与此同时,全国的工商业者也予以呼应,举行了罢市。

    这就使这场运动超越了学生层面,成为广大无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共同参与的全国范围的革命运动。这场运动极大地震撼了北京的军阀政府,他们不得不释放被捕学生并表示道歉,随后还罢免了对签署卖国条约负有不可推卸责任的三名外交官。这场运动成为中国共产党成立的先声。

    但是,利令智昏的日本军国主义者,显然没有从上述两次重大运动中汲取任何教训,相反在对外扩张和侵略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直至走上不归之路:1923年日本发生关东大地震,但野心家却在大灾之际炮制各种流言蜚语,屠杀了大量在日本的朝鲜人和中国人;1928年日军在沈阳炸毁张作霖的专列,制造了“皇姑屯事件”;1931年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悍然侵占中国东北;1937年7月7日,日本又发动“卢沟桥事变”,将侵略战火燃遍全中国;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中国和朝鲜终于获得独立,结束了屈辱的历史,韩国将这一天称为“光复节”。但历史问题在日本与中国和朝鲜、韩国之间仍不时作祟,这沉重的一页不知哪年哪月才能真正翻过去。

    1924年11月28日,偕夫人宋庆龄从广州坐“上海丸”借道日本北上的孙中山,曾在神户发表了其生前最后一次著名的演说。当时《大阪每日新闻》《神户新闻》《大阪朝日新闻》《神户又新日报》等作为后援,为孙中山举办了演讲大会,孙中山作了题为《大亚洲主义》的演讲。讲演会场设在神户高等女校礼堂,与会听众达3000余人,因礼堂挤不下,进不了礼堂的听众只能安排在操场上。

    孙中山在演讲中呼吁:“我们讲大亚洲主义,结果究竟要解决什么问题呢?就是探讨亚洲受痛苦的民族怎样才能抵抗欧洲强盛民族的问题。简而言之,就是要为被压迫的民族打抱不平。你们日本民族既得到了欧洲的霸道文化,又有亚洲王道文化的本质,从今以后对于世界文化的前途,究竟是做西方霸道的鹰犬,或是做东方王道的干城,就取决于你们日本国民去详审慎择!”孙中山演讲后,数千听众在广场上脱帽欢呼达半小时之久。

    但言者谆谆听者藐藐,日本军国主义政府对孙中山的告诫根本不屑一顾,其后的对外侵略步伐不断加快,最终使日本遭遇了灭顶之灾,在战败后几乎使整个国家成为一片废墟,当然中国等众多被侵略国家所遭受的空前浩劫更是罄竹难书。

    往事并不如烟。虽然战后日本华侨在1965年为孙中山在神户的苍山公园竖立了铜像,但孙中山在那份著名演讲中提出的问题,看来还没有得到解答。今年3月1日,韩国从政府到民间举办了各种类型的纪念活动,隆重纪念“3·1”独立运动100周年。韩国政府还特意为此成立了筹备委员会来推进相关工作,文在寅总统出席了在首尔市中心光化门广场举行的活动并发表了讲话,1万名首尔市民出席了这一活动。

    33名与会各界人士集体朗诵了100年前的《独立宣言》,会后还举行了游行。同样,在“五四运动”100周年之际,中国也将举行隆重的纪念活动。如今在日本与韩国之间,慰安妇问题和强征劳工等问题此起彼伏,韩国国会议长甚至要求日本天皇就慰安妇问题道歉。这一问题总不能没完没了地牵扯下去,政治家应该通过政治智慧和勇气来解决这一问题。

    如今在日本与韩国之间,慰安妇问题和强征劳工等问题此起彼伏,韩国国会议长甚至要求日本天皇就慰安妇问题道歉。这一问题总不能没完没了地牵扯下去,政治家们应该通过政治智慧和勇气来解决这一问题。


文献来源:联合早报,3月22日


0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