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app

HOME > 研究成果 > 时评
时评 COMMENTARY
麻烦不断的东京奥运会还有戏吗?
陈鸿斌 2019-03-20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因2020年东京奥运申办疑云成为法国司法部门调查对象的日本奥委会主席竹田恒和,19日在出席东京举行的日本奥委会理事会会议时表示,将在6月任期届满后退任。同时他还声称将辞去国际奥委会委员职务和日本奥委会理事一职。(见上图,视觉中国)

    在距离东京奥运会开幕还有一年多时间的背景下,竹田的去职无疑引发了广泛关注和猜测。

东京奥申委向皮包公司支付200万美元

    现年71岁的竹田恒和2001年出任日本奥委会主席,其后多次连任。2013年为申办2020年东京奥运会,他出任奥申委主席,并如愿获得主办权。2016年5月法国检方在调查一个兴奋剂案例时,发现东京奥申委当年在申办前后,曾分两次向国际田联主席迪亚克的儿子设在新加坡的皮包公司支付了200万美元。根据这一线索,法国检方开始调查东京奥组委涉嫌行贿案件。

    日本众议院为此曾召开听证会,让竹田说明这一情况。竹田承认东京奥申委确实支付了这笔钱,但这是为对方提供的咨询工作所支付的报酬。当年9月,日本奥委会的调查小组也公布了调查结果,结论是这笔咨询费是完全正当的支出。

    竹田在那场记者会上宣读的声明,完全是对当年日本奥委会那份调查报告的照本宣科。实际上在这两年多时间中事情发生了很大变化,最重要的就是里约奥组委主席努兹曼于2017年10月因行贿被捕。2009年里约在申办2016年奥运会期间,一家巴西企业也曾向同一家皮包公司分两次支付了200万美元(投票前支付150万美元,投票后再付50万美元),而迪亚克在非洲国家的国际奥委会委员中拥有极大影响力,这笔巨款显然是为了“买票”。东京奥申委向同一家公司支付了同样金额的费用,里约奥申委被认定是行贿,东京申奥何以自证清白?

    按照原定计划,作为国际奥委会市场开发委员会主席,竹田应参加今年1月19日在国际奥委会总部举行的委员会会议,但竹田以“个人原因”为由缺席了那次会议。显而易见,竹田是担心有去无回,在那里遭到拘押。

    但法国检方不理会这些,继续穷追猛打。2017年2月,东京地方检察院根据法国检方的调查协助函,向竹田询问了相关情况。去年12月10日,竹田本人接受了法国检方的调查。今年1月11日,法国检方宣布此案进入预审。今年1月15日,竹田在东京举行记者会,通过宣读一份声明来证明自己的清白。但面对国内外140多名记者,竹田居然不回答任何提问就匆匆离去,在日本国内外引发强烈质疑。

国际奥委会果断与竹田切割

    直到去年年底,国际奥委会还认可在东京奥运会闭幕前仍由竹田执掌日本奥委会,但今年法国检方宣布对竹田进入预审后,国际奥委会的态度立马发生了变化。虽然表面上坚持无罪推定,但实际上已开始甩包袱了。东京奥组委曾竭诚邀请国际奥委会出席今年7月东京奥运会倒计时一周年活动,但巴赫主席等负责人均以竹田涉案为由谢绝出席。与此同时,国际奥委会还通过特定渠道,呼吁日本方面尽快让竹田走人了事。

    众所周知,国际奥委会极为注重维护其形象,因为这直接关系到国际奥林匹克运动能否可持续发展。

    今年日本奥委会将举行改选,原先的章程规定其成员在当选时不得超过70岁。考虑到临阵换马不利于东京奥运会的举办,本来日本奥委会已内定通过修改章程让竹田继续留任。但国际奥委会的明确姿态让日本奥委会内部也发生了明显变化。今年以来,竹田的神态已显得相当憔悴,显然他明显感觉到了风向的变化,其亲朋好友也劝他争取主动,及早告退。

    竹田本人相当有来头。他原是皇室成员,系明治天皇的曾孙,明仁天皇的表弟。后来他主动放弃了皇室成员的身份。竹田早年曾从事马术运动,并参加了1972年和1976年奥运会。1984年竹田出任日本马术协会理事,1991年当选日本奥委会理事,1992年和1998年分别当选国际马术联合会理事和副主席。2001年9月因日本奥委会前主席突然病逝,竹田便接任这一要职。目前除了执掌日本奥委会外,竹田还担任亚奥理事会协调委员会主席,2012年出任国际奥委会委员。

    竹田宣布辞职后,法国检方的开庭准备工作将继续进行。一旦开庭审理最后确认东京是通过“买票”获得了奥运会主办权,则东京奥申委显然与成功无缘了。2015年东京奥运会会徽设计就因涉嫌抄袭而被迫收回,奥委会主会场的设计也一波三折,如今日本奥委会主席再被迫易人,东京奥运会经得住这么接二连三地受伤吗?  


文献来源:文汇报,3月20日


0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