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app

HOME > 研究成果 > 时评
时评 COMMENTARY
日本平成年代是一个怎样的年代?
陈鸿斌 2019-01-21

   随着日本明仁天皇在今年4月退位,日本的“平成”年代将宣告结束。在皇太子即位后,日本将进入新的年代。日本是当今世界上极少数使用本国年号纪年的国家之一。

   “平成”年代共持续31年。如今在新旧年代交替之际,可以对即将逝去的“平成”年代盖棺论定,做一个整体盘点。

   实际上,日本传媒早已着手此事。2018年4月下旬,《朝日新闻》就通过邮件方式,在全国对3000人开展民意调查。这一调查的主题是:平成是一个怎样的年代?因在该报所给的八个选项中可选两项,所以各选项之和为200%。在此后公布的结果中,名列榜首的是“动荡”(42%),其次是“停滞”(29%),然后依次为“进步”(25%)、“保守”(21%)、“稳定”(19%)、“黯淡”(9%)、“充满活力”(6%)和“光明”(5%)。

   乍看上去,日本是一个社会相当稳定的国家,然而日本公众却认为,这30年来是一个“动荡”的年代。其实,这是非常符合实际的。

首先从政局来看,虽然日本的权力之争并未出现过类似美国政府关门或如比利时长达540天没有政府的极端怪象,但日本政府更迭之频繁,在平成年代确实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虽然目前执政的安倍首相和本世纪初的小泉首相均为长期执政,但仍不足以掩盖平成年代首相走马灯似地更换的事实。在这30年期间,日本首相更换了18次(安倍晋三是第二次就任),平均每一任不到两年时间。其中有两位首相任职时间还不到70天。

  接下来谈谈排名第二的“停滞”,这应是从经济角度而言。正好在上次年代交替的1989年前后,日本经济泡沫破灭了,经济增长率由此一路下滑。1989年,日本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已达393.6万亿日元,但直到2017年仅增加到551.7万亿日本,28年的增幅仅为40.7%,1990年至2009年这20年期间年均增长率约为0.75%,2010年后更是下滑至接近零增长。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日本四大证券公司之一的山一证券公司和长期信用银行相继倒闭,所以日本国内先后有“失去的十年”“失去的二十年”之说。加上今年,日本的经济发展陷入停滞状况已整整30年了。这对日本这个经济大国而言无疑是非常致命的。迅速崛起的中国在2010年取而代之,跃居全球第二经济大国,如今两国的这一差距越拉越大,这是造成双边关系磕磕碰碰的重要原因。

  相比此前的昭和时代,从1945年战败后的一片废墟起步,日本仅用了23年就走出战后复兴时期,超越了其时的西德,成为全球第二经济大国。

  美国学者傅高义(Ezra Feivel Vogel)在1979年推出《日本第一》(Japan as Number One)后,随即洛阳纸贵,在全球成为畅销书。这两个时代的反差太明显了。京都大学名誉教授中西辉政在《Voice》2017年第九期上直言不讳地指出:平成年代就是“衰亡的时代!”

日本国际竞争力大幅下滑

   早在2002年,日本经济评论家堺屋太一就推出过一部曾极为畅销的虚构类小说《平成三十年》,预测了2018年之际的日本政治、经济和社会等。说来也巧,平成年代也就在30年后很快就戛然而止了。这位曾担任经济企划厅长官的著名经济专家,曾预测到平成30年日本GDP将达到1300万亿日元,但这一预测显然太离谱了,实际情况是还远不到一半。

   与经济增长乏力相应的是日本的国际竞争力大幅度下滑。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学院从1989年开始对全球61个国家进行竞争力排名,从当年直至1992年,日本都毫无争议地独占鳌头,但此后便一路走低,去年的排名是第26名,在亚洲也低于新加坡、香港和中国大陆。

   同样,日本的人均GDP在1987年至1994年也曾连续多年名列榜首,但2017年的排名却只有第25名。类似的是在全球富翁排行榜上,日本在同时期也曾连续八年力压群雄,但2017年日本首富、软银集团老总孙正义仅排名第34位,而且他还是韩国裔。

   再从制造业的核心产业半导体领域来看也是如此。在巅峰时期的上世纪80年代末,日本的半导体产业占据全球半壁江山,令欧美望尘莫及。在排名前10位的公司中,日本占有六席,NEC、东芝和日立囊括前三。可是如今,日本半导体产品的市场占有率已锐减至7%,前十名排行榜中仅剩下东芝。30年前全球电子产品市场几乎是日本一花独放,但如今在智能手机市场,日本所占的比率微乎其微,真令人有恍如隔世之感。

   不仅是日本经济增长的下滑速度远远超出堺屋太一的预计,其他相关社会发展状况也严重估计不足。

   例如迅猛攀升的日本老龄化率。当时作者预测到2018年日本的老龄化率将增至25%,实际上2017年就已达到28.1%的惊人水平,在全世界处于遥遥领先的地位。与此相应的是日本人口从2007年开始出现下降,目前这一下降速度在逐年加快,这也是出乎作者预料的,尽管其著作出版之际日本的少子老龄化已成为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

   日本全国上下到处出现劳动力匮乏的局面,人手短缺已成为制约日本经济的重大障碍。为了弥补养老金的巨大空间,日本政府已提出将退休年龄推迟到70岁的设想。人口下降使得一些大学因生源告急而关门大吉,一些小城镇因居民减少,水费收入下降导致自来水管线无法维护更新。人口密度名列世界前茅的日本,如今许多地方居然因人口稀少而产生一系列棘手的社会问题,这些都成为日本挥之不去的阴影。

自然灾害蒙上阴影

   受访者认为平成年代的重大事件依次是:东北大地震、地铁沙林毒气事件、阪神大地震、实施消费税、福岛核电站泄漏、泡沫经济破灭、全球金融危机、通过天皇退位特例法、皇太子结婚、日朝首脑会谈。显而易见,排列在前面的,无一例外均为负面内容。

   除了政局剧烈动荡和经济增长率明显下滑,自然灾害频仍也给广大日本国民蒙上了一层浓重的阴影。

   例如1995年初的阪神大地震和2011年3月的东北大地震均造成了重大人员伤亡,尤其是后者还引发强烈海啸,冲毁福岛核电站造成严重核泄漏,至今仍未解决,以至灾区附近好几个县的食品和水果都无法出口。

   此外,在阪神大地震发生的同一年,东京地铁在早高峰时段还曾发生沙林毒气事件,也造成重大伤亡。在治安状况有口皆碑的日本,居然发生这类滥杀无辜的恐怖袭击,日本人对此深感困惑,其元凶麻原彰晃在经历23年漫长的司法程序后前不久刚刚伏法。虽然事情已过去20多年,但如今日本人言及此事仍心有余悸。

   此前《读卖新闻》也在全国对3000名成人进行了同一内容的民调,受访者认为平成年代的重大事件依次是:东北大地震、地铁沙林毒气事件、阪神大地震、实施消费税、福岛核电站泄漏、泡沫经济破灭、全球金融危机、通过天皇退位特例法、皇太子结婚、日朝首脑会谈。显而易见,排列在前面的,无一例外均为负面内容。

   至于对平成时代的印象,回答“不稳定”的以53%高居榜首,其次是“停滞”也高达37%,“欲振乏力”和“黯淡”也分别占有相当比率,认为日本不再位于世界经济第一方阵的人超过了持肯定意见的人。认为日本在国际社会的存在感下降的人比持肯定看法的人超出20个百分点之多。这与开头提及的《朝日新闻》的调查结果具有极高的相似度,足以证明这样的看法在日本社会具有广泛的代表性。

   平成年代给日本国民留下了不佳的印象,不知新的年代是否会否极泰来,给其国民带来光明的前景?此前日本《每日新闻》就此做了民调,认为进入新的年代后仍“不太有希望”和“没有希望”的回答占57%之多。因此,新年代日本的前景恐怕难以令人乐观。



文献来源:联合早报,1月21日


0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49
友情链接:澳门银河网址,银河娱乐,威尼斯娱乐,银河娱乐网站,银河娱乐官网,美高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