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app

HOME > 研究成果 > 时评
时评 COMMENTARY
安倍若当选能否打破外交困局
陈友骏 2018-08-29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6日正式宣布参选自民党总裁,力争第三次连续当选。日本共同社随即公布了相关的全国电话舆论调查结果:第一选择是安倍晋三的受访者占比高达36.3%,位居第一;其次是自民党前干事长石破茂 (比例为 31.3%)。

     这一民调结果基本反映了此次自民党总裁竞选的现实情况,即主要是安倍晋三和石破茂两人之间的角逐,而安倍在自民党内的中央层面获得了较大的竞争优势,多数党内主要派别及其所属的国会议员纷纷表态支持安倍连任。反观石破茂,其在自民党中央层面的竞争劣势较为明显,但在地方层面获取了一定的优势,这也是他为何要将“发展地方经济”纳入代表性竞选主张的主要动因。

   尽管就目前来看,首相安倍晋三夺魁的呼声较高,但必须指出的是,外交成绩平平或许将成为其参与角逐的不利条件。实际上,安倍晋三领导的日本政府自2012年末执政以来,尽管在外交问题上极为用心,也确实付出了极大努力,但成效不彰、收益有限。

    比如说,安倍政府一直希望推动日朝关系的正常化发展,并希冀在中美两国首脑与朝方首脑分别举行会谈后,实现日朝间的首脑会谈,进而促成《日朝和平条约》的谈判启动,但就目前情况而言,举行这一会谈的可能性仍然很低,双方的相互沟通也存在极大障碍。

    再如日俄关系问题上,尽管安倍一直希望能与普京建立亲密的私人关系,同时借此促成日俄两国间关于“北方四岛”归属权的谈判等,但5年多的时间过去了,日俄关系并没有实质性的突破,更遑论与俄方谈判“北方四岛”的归属权问题了。

    其次,在发展日美关系上,尽管安倍对外一直强调自己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之间的“亲密”私人关系,但这并没有为日本外交或日本国家带来实质性利益。相反,为了取悦强势的特朗普及其领导的美国政府,安倍政府为此付出了巨大的外交资源和经济利益,甚至不惜在一些问题上牺牲日本的国家利益。即使如此,安倍政府也未能改变战后日本外交不独立的根本问题。换言之,安倍政府的外交政策仍在很大程度上受制于美国外交战略及相关政策,“影子外交”的特征也愈发显著。

     总而言之,如果不出大的意外,安倍有较大机会赢得此次总裁选举。但安倍政府进入第三任期,或许也是最后一个任期,执政的难度会急剧增加,政策实施的内外障碍也会剧增。而且一般而言,战后日本的任一中央政权在进入最后执政阶段,其受到的打压及批评会百倍地增加,政治难度也因此水涨船高,这也是战后日本政治的一大特征。

    与此同时,2019年也是日本政治的大年,即春、夏两季将分别迎来统一地方选举和参议院选举。一旦自民党在这两次重要的选举活动中显露出失败或走弱的趋势,则自民党内难免将会传出“反对安倍”的声音,届时,安倍政权将再度面临巨大压力,而这也会成为迫使安倍挂冠而走的导火索。


文献来源:文汇报,8月29日


0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