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app

HOME > 研究成果 > 时评
时评 COMMENTARY
非本院作者
郑一帆
探访板门店
郑一帆 2018-04-26

        4月27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与韩国总统文在寅将举行历史上第三次南北首脑会晤。会谈地点设在板门店南侧的“和平之家”,这也意味着,朝鲜最高领导人将第一次跨越军事分界线,踏入韩国国土。

        这无疑是历史性的一刻,全世界再一次将目光聚焦在板门店。

        多数人对板门店的认知仅仅停留在朝鲜战争停战协定在这里签署。但其实,在板门店军事分界线一带,多年来风云激荡,跌宕起伏,发生了太多精彩的故事,这一切也都赋予了它传奇的色彩。


朝韩军事分界线和非军事区


        很多人误认为是“三八线”把朝鲜半岛一分为二。其实“三八线”是一条水平的纬度线,二战末期美苏两国以此线为界划定日军向两国军队投降,实际上是划定了两国的势力范围。因此,“三八线”也是朝鲜战争开战前双方的边界线。

        朝鲜战争末期,朝、中、韩、美四方代表在停战协定谈判时,曾划定了临时军事分界线,并规定停战时的军事分界线是以双方军事实力控制的界限为基础划定。也就是说,停战时谁占的就归谁所有,分界线并没有恢复到以原先的“三八线”为界。

        这条军事分界线从东到西把半岛拦腰截为两段,形成了一个与“三八线”相交的曲折蜿蜒的分割线。停战协定签署后时,南北双方军队沿停火线各自后撤两公里,留出一个宽约4公里的缓冲地带,叫做朝韩非军事区(DMZ)。

        同为冷战的产物,翻越DMZ的难度要远远大于当年的柏林墙。双方沿着这条死亡地带驻扎了重兵,并沿着两侧不间断地巡逻,严防任何渗透者。

        虽然被称为非军事区,但这里却布满了机枪、地雷、铁丝网和壕沟,充斥着浓浓的火药味。2015年,两名韩军士兵在非军事区南侧巡逻时,不慎踩到地雷被炸伤,一度引发南北双方激烈对抗。


板门店共同警备区


        值得一提的是,1953年朝韩签署的是停战协定,并没有宣布战争结束。理论上,双方仍处于战争状态,故朝韩分界线是军事分界线,并非国界线。

大名鼎鼎的板门店共同警备区位于首尔以北60公里处的韩朝军事边界线上,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一度是南北双方接触、谈判的唯一渠道。双方还通过这个管道交换战俘,输送救援物资等。其重要性、特殊性不言而喻。

        停战后,韩朝双方在这个方圆800米的“联合安全区”内,一字形排列着7幢长方形平房。这是当年军事停战委员会、中立国监督委员会举行谈判和会议的地方。屋外横着一条水泥砌成的界线,就是军事分界线。

        此外,沿着分界线北方还修筑了“板门阁”、“统一阁”,南侧则建有“自由之家”和“和平之家”,分别作为北、南双方联络机构所在地和对话场所。

        此次朝韩第三次首脑会晤将地点设在南侧的“和平之家”,这里曾举行过离散家属团聚、开城工业园区运营等工作会谈。“和平之家”为一幢三层建筑。一层设有贵宾休息室、记者发布会区域,二楼为会谈厅,三楼是宴会厅。

        在共同警备区这个狭小的区域内,双方卫兵不能携带武器,互相只隔着数米严阵以待。双方都挑选了身材高大、忠诚可靠的士兵在此执勤。韩方士兵一律佩戴墨镜,避免目光冲突,引起误判擦枪走火。朝鲜方面派驻板门店的士兵,则更是优中选优,被挑选出的都是背景根正苗红、思想政治可靠的佼佼者。

但即便如此,板门店屡屡爆发重大热点事件,如1976年的板门店事件、1984年苏联大学生越境事件、2017年朝鲜士兵驾吉普车叛逃等。

        正因为这里至今仍是世界上军事对峙最紧张的界线之一,时时刻刻都可能会有危险发生,故而从韩国一侧前往板门店参观,游客还需签订一份责任自负的“生死合同”,经过两道宪兵哨卡检查后,方可进入这个戒备森严的军事重地。

        60年来,该区域还驻守着一支由瑞士、瑞典、捷克斯洛伐克和波兰中立国监督委员会部队。其成立于1953年停战协定签署的当天,为维持停战机制的稳定起到了相当的作用。

        冷战结束后,捷克斯洛伐克不复存在,波兰军官也陆续从这里撤离。如今,中立国监督委员会规模由最初的400名军官,缩小到现在5名瑞典和5名瑞士军官的固定成员。


你来我往的宣传阵地


        60余年来,南北双方在心理上、气势上一直较着劲,互不相让,在这里开辟了政治宣传战、攻心战的第二战场。

        在板门店地区,最醒目的地标性建筑当属朝鲜的旗塔,其高约160米,悬挂着一面长达30米的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国旗。

        1954年,朝鲜竖起30米多高的旗塔,韩国方面不甘示弱,随后就在本方竖起了48米高的旗塔。之后,双方你来我往,相互攀比、不断在旗杆高度上加码,但是朝鲜方面总能高过韩国方面一头。这才有了今天这根世界上最高的旗杆和一面最大的国旗。

        在南北关系紧张的时候,双方沿着军事分界线,展开激烈的长达半个世纪的政治宣传战。在军事分界线韩国一侧,韩方架起近百处高音喇叭,每个高音喇叭由几十个大功率的小喇叭组成。一旦开播,声音可绵延数十公里。而朝鲜方面的扩音器,因为设备陈旧,输出功率有限,根本无法与韩方的数码设备匹敌。渐渐地,朝方的宣传战从宣传自身体制优越性的主动出击,渐渐变成了后来以干扰南韩的广播效果为主的防御性动作。


象征民族和解的都罗山火车站


        板门店地区还有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是都罗山火车站。作为目前韩国最北端的火车站,其距离军事分界线仅1.8公里。

        都罗山站原是贯穿朝鲜半岛南北的大动脉京义线(首尔到新义州)的一座普普通通的车站。朝鲜半岛南北分治后,这条铁路被切断。

        2000年时任韩国总统金大中访朝开启“破冰之旅”,在平壤与时任朝鲜最高领导人的金正日在国家分裂50多年后实现南北领导人历史性的握手。根据会晤精神,随后的双方部长级会谈中就修复连接汶山与开城间铁路达成了协议,韩方承诺向朝方提供车辆、设备和技术援助,双方各自在军事分界线两侧修路。为此,双方还扫除了战争期间埋在军事分界线两侧的数十万枚地雷,以保证修路安全。

        一生致力于改善韩朝关系的韩国前总统金大中对这项工程寄予了厚望,他不但亲自参加了隆重的开工仪式,并且明确表态希望日后乘坐火车从京义线北上赴平壤访问。

        然而,这恐怕是世界上最难修复的铁路了。由汶山至开城的一段铁路,全长27.4公里。这一段连接朝韩的短短铁路,修修停停,举步维艰。到了2007年,京义线总算连结上了,并进行了区间列车试运行,之后货运列车也开始定期开通运输。但好景不长,由于半岛局势极不稳定,跨越南北的货运列车时开时停,从都罗山至开城的这段线路运营几乎名存实亡。

        这项耗资百亿美元的工程轰轰烈烈,却命运多舛。如今,这座豪华的都罗山车站安安静静、空空荡荡地矗立在那里,顾影自怜。站内硕大的标语“不是南方的最后一站,却是通往北方的第一站”很煽情,但却显得那么的无奈。

        都罗山车站内还预留设置了“南北出入境管理事务所”,也开辟了出入境审查台、海关设施等,为将来可能开通的南北往来的客运列车驶过这段铁路做好了准备。月台上,站牌用韩文和中文清楚地标注着“到首尔56公里,到平壤205公里”。

        大动脉京义线的重新贯通,都罗山站早日通车是人们美好的愿望。因为这不但象征民族和解,还有着经济层面上的重大意义。韩国方面的愿景是,将南北铁路一直向北延伸,与中国铁路干线、俄罗斯西伯利亚铁路相连接,打造从韩国连向欧洲的“丝绸之路”。



作者为上海市外事办公室党宾处主任科员


文献来源:365betapp


0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49
友情链接:威尼斯赌场,dafa娱乐黄金版,威尼斯网站,澳门葡京赌场官网,澳门赌场网址,澳门银河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