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app

HOME > 研究成果 > 时评
时评 COMMENTARY
如何看中国东盟合作中的“杂音”
周士新 2016-12-26
2015年对东盟来说是非常关键的一年,被称为东盟元年。按照计划,东盟到年底将建成共同体,结束地区全面经济伙伴关系的谈判,真正实现东盟在地区合作架构中的中心地位。因此,今年东盟领衔召开的系列外长会和峰会都具有划时代的意义。然而,在刚刚结束的东盟系列外长会期间,有关国家背离原定主题,借机炒作南海问题,对会议进程和结果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那么,东盟是怎么做的?中国又是如何应对的?本版编辑特请专家做详细分析。

1 东盟系列会议主要议题明确,致力建设以人为本的共同体

问:本次东盟外长会议原定的主要议题是什么?有没有发生变化?东盟共同体发展前景如何?

答:马来西亚将东盟系列会议的主题定为“我们的人民、我们的共同体、我们的愿景”,意味着东盟的愿景是建设以人为本的共同体。东盟外长会议的各种议题也主要是围绕这一主题进行的。

从东盟外长会后公布的《联合公报》来看,基本上反映了原定议题。公报的内容可以分为四大部分:第一,评估东盟共同体建设进程。其中关于“政治安全共同体”的内容占33条,“经济共同体”的内容占24条,“社会安全共同体”的内容占13条。东盟外长会本来就是主要讨论地区安全的论坛,因此,讨论政治安全共同体和东盟对外关系的内容更多一些,是可以理解的。然而,东盟外长会过于重视政治安全共同体的建设,给人一种南辕北辙的感觉,也让国际社会有理由怀疑东盟到底要建成什么样的共同体。

第二,东盟互联互通建设。东盟的互联互通有助于促进经济增长、缩小发展差距和增进民众互动,实现千年发展目标和落实后2015年发展议程。东盟外长会高度赞赏东盟互联互通协调委员会在制定大胆的、有愿景的,同时又具有可操作性务实措施的后2015年互联互通议程,促进东盟高度一体化方面所做出的努力。

第三,东盟的对外关系。东盟各国外长承诺将继续加强与对话伙伴和外部伙伴的互惠关系,强调东盟在不断演进的地区架构中的中心地位,促进东盟主导的各种机制实现地区和平、稳定、安全与繁荣。东盟将坚持《东盟对外关系指导方针》,东盟所有成员国一律平等,加强东盟处理对外关系的效率,为促进东盟共同体建设,缩小发展差距,灾害管理和海洋安全等作出突出贡献。从细节上看,这一部分分别阐述了东盟与其对话伙伴关系和地区合作机制的基本情况。

第四,地区与国际问题。东盟各国外长讨论了南海问题、中东形势、打击极端主义、朝鲜半岛局势、伊朗核问题、美国—古巴关系和二十国集团等。与历届东盟外长会《联合公报》比较,这一部分的分量在减少。然而,今年涉及南海问题的内容明显占据了太大的篇幅,总共有7条,显示出东盟国家对南海问题的担忧,也反映出部分东盟国家将南海问题变成东盟与中国之间问题的企图。

2 联合公报肯定与华合作成果,过度重视南海问题不合规矩

问:东盟外长会发表的联合公报是否有针对中国的言论,为什么?

答:东盟外长会发表的联合公报专门针对中国的内容主要有两方面。第一方面在“对外关系”部分中,东盟各国外长讨论了东盟与中国的关系,一共有5条。东盟各国外长对双方继续加强战略关系感到满意,欢迎双方继续采取措施,加强在政治-安全、贸易、投资和社会文化方面的合作,促进地区和平与稳定。双方将在2016年举办纪念东盟—中国对话关系25周年的活动。东盟各国外长欢迎中国支持东盟互联互通目标的各种建设性倡议,认为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将促进地区更加繁荣。东盟各国外长敦促双方在航空合作方面继续接触,升级东盟—中国自贸协议,到2020年实现1万亿美元的贸易额。

第二方面是“南海问题”,也是“国际和地区问题”部分中的第一个问题,显示出东盟外长会的高度重视。一些东盟成员国外长认为南海填海造地活动损害了信任,造成了地区形势紧张,有可能破坏地区和平、安全与稳定,并对此表示严重关切。东盟各国外长重申维护南海和平、安全、稳定及航行和飞越自由的重要性,强调所有各方都需要充分而有效地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和早期收获措施,为地区和平、安全与稳定提供一个有利的环境。

从更广泛的角度来看,关于南海问题的部分从倾向上来看仍具有强烈的客观和中性色彩,并不能算是完全针对中国的,特别是在南海填海造地问题上,东盟部分国家也进行了同样活动,《联合公报》只能一概而论,强调这种行为的潜在危害。然而,这个部分被广泛认为是针对中国的,这种看法也具有一定的合理性。毕竟,东盟外长会如此过度重视南海问题是不应该的,相比较其他外长会通过的文件也明显过长,措辞也严厉得多。

3 日本插手南海事务存心不良,做美国马前卒打自己小算盘

问:日本为何要不失时机插手南海事务?

答:日本是南海问题上具有污点的国家,二战时期侵略过南海周边国家,并占领了南海的许多岛礁。根据多个国际条约,中国政府在二战后接管了南海各岛礁,并对其进行了必要的行政管辖。日本对其在南海地区的国际航道与飞越自由确实具有较多的利益关切,但其南海政策的目标明显不止于此。

近年来,日本想尽办法试图插手南海事务,超越了一个域外国家的责任,开始在南海领土主权争端上指手画脚,主要原因在于:

第一,日本希望中国将注意力集中在南海问题上,动用大量战略资源维护在南海地区的利益,从而缓解中国在钓鱼岛问题上对自己产生的战略压力,从而扭转与中国的战略态势,形成对自己有利的战略环境。

第二,日本希望增强自己军事力量在东亚地区的存在度,影响地区安全事务的处理进程和结果,赢得对东亚地区安全局势发展的支配地位。

第三,增强日本军事力量的安全效应,提升日本在地区各国的影响力。近年来,日本以官方发展援助为名,向菲律宾和越南等国赠送巡逻艇,将官方发展援助军事化,毒化了国际援助制度和规范,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国际影响。近期,日本还打算赠送菲律宾提供3架比奇TC-90“空中之王”飞机,帮助菲律宾升级巡逻南海的力量。第四,配合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充当美国影响地区事务的马前卒。此外,日本还利用七国集团等平台,不遗余力地推动针对南海问题的决议,试图将中国界定为国际规则的违反者、国际秩序的破坏者。其实,对于岛礁建设,日本和部分东盟国家一样,从来都没有切实遵守国际规则,根本没有发言权,更没有对中国在自己岛礁上的建设行动说三道四。

4 美国想要强势主导南海事务,以仲裁者身份不断煽风点火

问:美国如何是在南海问题推波助澜的?

答:美国是一个具有全球霸权意识的国家,认为任何国际和地区热点问题都需要自己的参与甚至主导,才能得到解决,以维护自己权威和领导力。美国当前已经将南海问题作为强化同盟关系、分化东盟凝聚力、压制中国持续崛起、拉拢其他利益攸关者,实现其亚太再平衡战略的重要抓手。

因此,为了维护自己在东亚地区的战略利益,美国对自己未能参与到解决南海问题机制中的现状非常不满,因此,想方设法地要彰显自己的影响力。

第一、挑唆部分地区国家在南海问题上挑战中国。无论是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还是分管亚太地区事务的助理国务卿丹尼尔·拉塞尔都表示支持菲律宾在南海问题上对中国的仲裁案。克里甚至怂恿越南也在南海问题上寻求对中国的国际仲裁,拉塞尔也指出美国在如何解决南海问题上从来都不是持中立立场。

第二,敦促盟友与自己相互站队,支持部分国家与中国作对。美国不仅敦促日本在安保政策上松绑,帮助美国在国际安全事务继续发挥主导作用,而且鼓动日本、澳大利亚和菲律宾等盟友加入自己防范中国的行列。

第三,增加军事存在,增强威慑力量,挤压中国的战略空间。美国计划到2020年将海空力量的60%驻扎到亚太地区。这被认为是针对中国的政策和行动,大大增强了其他国家与中国对抗的胆量。

第四,利用国际平台和国际规则,以仲裁者的姿态煽风点火。即使在东盟地区论坛和东亚外长会上,美国也以地区安全维护者的身份强调保障南海航行和飞越自由的重要性,对南海地区形势进行评判,提出各方在南海地区停止填海造地的倡议,试图干预南海问题的解决方式。

5 中国面对挑衅表现相当克制,努力解释劝说保留反制权利

问:中国如何应对美日菲等国的挑衅?

答:总体来说,中国关于南海领土主权的主张是最有历史和法理根据的。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行动是合情、合理、合法的。中国在南海问题上对其他争端方的政策和措施是相当适度的。中国对美日菲等国的挑衅是相当克制的,但保留了反制的权利。

首先,针对美国的强制政策,中国更多是通过双边渠道进行解释和劝说,但对美国的霸权和干涉政策及行为则需要坚决抵制和反击,反对美国在南海问题上侵犯中国主权的行动,并利用各种渠道驳斥美国一些政客和学者的不负责任的言论。

其次,针对日本的搅局政策,中国不仅要始终保持警惕,而且要利用各种场合揭露日本的不良用心和恶意滥用国际规则,特别是要利用国际法和国际条约坚决压制日本在国际和地区舞台上日益膨胀的政治和安全野心,敦促其恢复建设性促进地区良好秩序的和平路线,修复国际社会对日本的信任赤字。

再次,针对菲律宾的纠缠政策,中国难以再信任当前这个甚至违反本国宪法的政府,不仅要利用国际法和国际规则维护自身权益,而且要敦促其他东盟国家要求菲律宾坚决遵守《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和菲律宾历届政府与中国达成的共识,为南海行为准则的磋商提供有利的政策环境。

最后,中国保持着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和地区安全的信心。中国始终高度重视南海国际公域范围内的航行与飞越自由,但坚决抵制其他国家的无理主张和要求,同时按照既定的政策和规划行使自己的权力,在维护国家主权权益的基础上,履行大国责任,提供一定的公共产品,为促进南海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发展与繁荣作出力所能及的贡献。

6 中国东盟合作前景依然良好,力争完成自贸区升级版谈判

问:中国与东盟国家合作前景如何?

答:南海问题不是中国与东盟之间的问题,不是中国与东盟各国的问题,但各国对南海问题都非常重视,解决不好可能会影响到中国与东盟国家的合作态势。然而,中国与东盟国家具有更多的合作议题,南海问题只是其中较为复杂的一个议题,短期内也无法得到彻底解决,没有必要成为中国与东盟国家之间的首要议题。当然,部分东盟国家不可避免地会以南海问题为由,为难中国,向中国要价,试图让中国在其他问题上对其让步。

中国与东盟国家合作态势和趋势都依然良好。中国支持东盟的共同体建设及其在不断演进的地区合作架构中的中心地位。东盟也支持中国提出的2 7合作框架,期待在平等互利、相互尊重、协商一致的基础上密切合作。

从政治安全上看,中国—东盟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已经进入了成熟阶段,双方正在商谈签署睦邻友好合作条约,中国参与了以东盟为核心的东盟 N峰会,双方在促进政治互信和平等互助方面取得了积极进展。中国是东盟主导的东盟系列外长会和东盟防长扩大会议的创始成员国,在增进安全合作方面发挥应有的作用,促进地区安全形势向好发展。

从经济上看,中国正在与东盟国家协商自贸区升级版,同时积极支持东盟牵头的地区全面经济伙伴关系的谈判,争取到今年年底签署最终协议,建成真正意义上的以东盟为中心地位的地区经济合作机制,推进地区合作朝着更为深入的方向发展。

从社会文化上看,双方仍需要继续积极公共外交,开拓民间交流,加快落实《中国—东盟文化合作行动计划》,并以实际行动推进双方在人文、科学技术、生态保护、教育培训、发展合作和人才交流等方面的合作,增强双方人民之间的相互了解和理解。

文献来源:新民晚报


0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49
友情链接:必威体育官网,葡京赌场官网,必威app体育下载,威尼斯人网站,澳门葡京赌场官网,皇冠赌场官网